南京房产律师咨询网是一个专业性从事房地产、建设工程等相关领域法律服务的网站。由刘海涛律师及其专业法律服务团队所创建,致力于以专业化的法律服务来为企事业单位及公民个人提供法律保障。
              走专业化道路,做专家型律师,网站律师办理了大量与房产、工程有关的诉讼案件和非诉讼案件,通过对相关法律的深入研究,积累了丰富的专业法律服务经验,为当事人提供了卓有成效的法律服务。
          • 网站首席律师
            刘海涛 律师
            13814027677
          • 网站律师
            张洪 律师
            13851518839
            首页 >> 建筑承包 >> 详细内容
          建设工程项目负责人的越权行为构成表见代理
          发布时间:2012/2/23 阅读:3792

           

              [裁判要旨]  在建设工程活动中,项目负责人作为施工单位的内部管理人员,对外可作为施工单位的代理人从事民事行为。如果其代理行为超越了代理权限,对善意第三人而言则构成表见代理。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州嘉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盛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辛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根华、张健康。

              原告辛峰诉称:2006年,原告承包嘉盛公司城东分公司(以下简称城东分公司)承建的木渎瑞景苑的部分工程,城东分公司收取了原告保证金30万元。2007年6月17日,城东分公司承诺返还该30万元。现诉请法院判令被告返还30万元,并承担利息4万元。

              被告嘉盛公司辩称,城东分公司没有收到原告缴纳的30万元,而且原告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其已给付了30万元。即使张健康收取了原告的30万元,那也是张健康的个人行为,与城东分公司无关。城东分公司对2007年6月10日的备忘录及同月17日的保证书均不予认可,徐根华无权代表城东分公司对外进行担保。综上,原告要求被告嘉盛公司承担付款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徐根华、张健康未作答辩。

              江苏省射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12月份,城东分公司承建苏州大东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东方公司)的木渎瑞景苑第二标段工程,并为此成立了嘉盛公司木渎瑞景苑工程项目部(以下简称瑞景苑项目部),刻制了公章。该项目部由当时城东分公司的经理徐根华负责,直至工程结束。此后,原告辛峰实际承建了其中的部分工程,并缴纳了30万元的保证金。在退还该保证金的过程中与城东分公司、徐根华、张健康等人发生矛盾。2007年6月10日,原告与瑞景苑项目部签订了一份关于30万元保证金的备忘录,载明:城东分公司的瑞景苑项目由徐根华、张健康负责建设,其中7号、10号、13号及2号地下室1、2转包给辛峰,当时,张健康收取了辛峰保证金30万元,答复在2006年10月归还,但没有兑现。现双方同意此保证金由城东分公司负责担保归还辛峰,并请大东方公司从城东分公司工程款及工程保证金中扣除归还辛峰。同月17日,徐根华再次向原告出具保证书,言明徐根华、城东分公司保证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后因被告拒绝出具相关手续,致原告一直未能从大东方公司领取该款。

              另查明,张健康在审理过程中,否认收到原告30万元保证金。城东分公司是嘉盛公司的分支机构,无注册资金。

              [审判]

              江苏省射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瑞景苑项目部系城东分公司为承建该项目而设立的专门机构,徐根华亦一直代表城东分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承建,故徐根华以项目部的名义对返还原告辛峰为承建该工程而缴纳的30万元保证金所作的承诺,应认定为城东分公司的行为,而城东分公司系被告嘉盛公司的分支机构,故其责任应由其法人机构被告嘉盛公司承担。嘉盛公司应向原告返还30万元保证金,并承担逾期给付的银行贷款损失。被告徐根华自愿对该30万元承担返还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故应与被告嘉盛公司共同承;箍钤鹑。原告要求被告张健康承;箍钤鹑蜗钟兄ぞ莶蛔,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嘉盛公司、徐根华向原告辛峰给付30万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赔偿利息损失;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嘉盛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诉称:嘉盛公司没有收到辛峰交付的30万元保证金,也从未要求辛峰缴纳保证金。被上诉人徐根华、张健康无权代表上诉人向他人收取任何款项,徐根华也无权代表上诉人对外作出还款承诺。瑞景苑项目是上诉人下属的城东分公司承建的,有关债务应先由城东分公司承但,不足部分由总公司承担。故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请求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辛峰答辩称:城东分公司收到辛峰30万元保证金的事实确认无误,分公司的行为应视为总公司收到30万元。徐根华是上诉人城东分公司的项目经理,即负责人,其有权代表城东分公司收取被上诉人辛峰的款项。上诉人认为应先由分公司承担责任,不足部分由总公司承担责任,该理由无法律依据。因分公司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独立性,故分公司的责任应由总公司承担。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

              被上诉人徐根华和张健康未作答辩。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又查明,2005年6月25日,嘉盛公司成立城东分公司,任命徐根华为分公司经理。2006年4月18日,嘉盛公司股东会决议免去徐根华城东分公司经理职务,同年11月10日城东分公司负责人经工商变更为杨为民。瑞景苑项目部的公章一直在徐根华处,直至2008年初嘉盛公司才收回该枚公章。2006年6月7日,徐根华项目部与辛峰包组签订协议,由辛峰包组承包徐根华项目部施工的木渎瑞景苑二标段部分工程。辛峰经张健康缴纳了30万元保证金,张健康当时出具了收据。因辛峰不慎将该收据遗失,张健康又于2007年2月10日出具证明,证实瑞景苑工地开工前辛峰交了30万元。

              在一审法院调查中,徐根华陈述张健康是城东分公司副经理,且张健康已领回80万元保证金。张健康也陈述徐根华一直是城东分公司经理?⒌ノ淮蠖焦境率,瑞景苑项目部一直由徐根华负责,大东方公司只认瑞景苑项目部公章,与其发生往来的均是这个公章。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辛峰主张经张健康交了30万元保证金,虽张健康予以否认,但辛峰的主张与张健康的证明、2007年6月10日的备忘录以及徐根华和大东方公司的陈述等证据相佐证,故可认定张健康收过辛峰30万元保证金。城东分公司中标大东方公司瑞景苑项目时,徐根华系城东分公司负责人,后瑞景苑项目部公章一直是由徐根华保管,且开发单位大东方公司以及张健康均陈述该项目一直由徐根华负责,可以认定徐根华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其行为由城东分公司负责。因张健康收取辛峰保证金的行为已得到徐根华的认可,故城东分公司应对张健康的这一行为承担相应责任。徐根华作为城东分公司的代理人,其与瑞景苑项日部以城东分公司的名义对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亦作出了承诺,该承诺对城东分公司具有约束力,城东分公司应承担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的责任。而城东分公司作为嘉盛公司的分支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其责任应由嘉盛公司承担。故嘉盛公司应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并承担逾期给付的利息损失。徐根华自愿对返还该30万元保证金承担保证责任,应与嘉盛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至于张健康从城东分公司处多领了保证金的问题,系其内部关系,可另行处理,本案不予理涉。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核心证据是2007年6月10日的备忘录,直接决定着徐根华代表城东公司的承诺行为是否有效,及嘉盛公司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

              该备忘录是徐根华以城东分公司的名义和瑞景苑项目部作为一方与原告辛峰签订的,上有瑞景苑项目部的公章和徐根华的签字。在该备忘录上,徐根华认可了辛峰交给张健康的30万元是工程保证金,并承诺此保证金由城东分公司负责担保归还辛峰。徐根华后来又再次向原告辛峰出具保证书,言明徐根华、城东分公司保证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该保证行为对其本人具有约束力,故徐根华返还这30万元的责任是明确的。当时瑞景苑项目部公章由徐根华持有,所以对徐根华在备忘录中的承诺行为如何定性是本案的争议焦点。此争议焦点厘清了,其他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即,如果认定该行为是职务行为或代理行为,则嘉盛公司应承担责任;如果认定该行为是个人行为,则嘉盛公司不应承担责任,而由徐根华或张健康承担责任。

              笔者认为,区分这一承诺行为的性质,应当结合徐根华在嘉盛公司中的身份以及在本工程中的地位等因素进行综合认定。

              一、关于徐根华在嘉盛公司中的身份认定。

              在本案中,徐根华的身份比较特殊,前后出现了转变,从而使案件变得复杂起来。城东分公司于2005年底接下瑞景苑项目,这时徐根华尚是城东分公司的负责人,而在工程建设中的2006年,其被免去城东分公司负责人的职务。在被免职之前的这段时间,徐根华作为分公司的负责人,当然有权负责瑞景苑项目,在该工程上可直接代表分公司实施民事行为,并由总公司承担其职务行为的后果。如果徐根华的承诺行为发生在这段时间内,那么城东分公司、嘉盛公司理所当然要对其承担责任。但本案中徐根华的承诺行为发生在2007年6月,而恰恰这时徐根华已不再担任城东分公司负责人,因而其是否还有权代表城东分公司值得商榷。

              2006年徐根华被免去城东分公司负责人职务后,该工程继续进行。从当事人陈述和相关证人证言来看,此后徐根华虽不是城东分公司负责人,但仍然负责该工程,是该工程的实际负责人。尤为重要的是,瑞景苑项目部公章一直在徐根华处,开发单位也只认可该公章与其发生工程往来关系,这一现状一直维持到2008年初嘉盛公司收回该公章时才结束。从这些客观情况可以判断,这一阶段徐根华实际上是该工程的项日负责人。建设部2004年4月1日起施行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分包工程发包人应当设立项目管理机构,组织管理所承包工程的施工活动。项目管理机构应当具有与承包工程的规模、技术复杂程度相适应的技术、经济管理人员。其中,项目负责人、技术负责人、项目核算负责人、质量管理人员、安全管理人员必须是本单位的人员!北景钢,瑞景苑项目部是由城东分公司所设,根据该办法的规定,徐根华作为瑞景苑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其身份仍然是城东分公司的内部管理人员。

              由此可见,就本案所涉工程而言,徐根华在嘉盛公司和城东分公司中的身份分为两个阶段,前期是分公司负责人,后期是项目负责人,两者都是公司内部管理人员。本案争议焦点的徐根华的承诺行为则发生在后期。

              二、关于徐根华在本工程中的地位认定。

              在本案中,徐根华无论是分公司负责人,还是项目负责人,其都是嘉盛公司和城东分公司的管理人员,其与公司之间的关系受公司内部契约的约束。而徐根华所负责的瑞景苑项目部与辛峰所负责的承包组之间是承发包合同关系,瑞景苑项目部是发包方,辛峰承包组是承包方。徐根华作为发包方负责人,其与辛峰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受双方合同的约定。所以,徐根华在本工程中的地位具有双重属性,对内是公司内部管理人员,对外是发包方负责人,这种双重属性分别受不同的规范约束,承担不同的责任。

              三、关于徐根华承诺行为的定性。

              首先,这是一种代理行为。按照公司民事行为的基本原理,只有其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公司表达民事意思,实施民事行为,这是法定的代表权。但在实践中,公司的内外事务繁多,法定代表人不可能每件事都亲力躬为,有些事务必须由公司的其他人员办理。在公司的对外民事活动中,公司其他人员必须得到法定代表人的授权,作为其代理人才能从事民事行为,否则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没有约束力,对公司也不产生法律效力。在建设工程活动中,建设工程项目负责人作为施工单位的内部管理人员,负责具体工程项目管理,其权能也是来自于单位法定代表人的授权。建设部2004年4月Q日发布的《建筑施工企业主要负责人、项目负责人和专职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安全生产考核管理暂行规定》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企业项目负责人,是指由企业法定代表人授权,负责建设工程项目管理的负责人等!币蚨,具有项目负责人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取得了单位法定代表人的授权。本案中,徐根华作为城东分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其是在分公司负责人的授权之下具体负责瑞景苑工程项目,并作为分公司负责人的代理人在授权范围内对外从事民事行为。

              其次,这是一种越权行为。在代理关系中,被代理人的授权是代理人行使代理权的前提,而代理人行使代理权必须在被代理人的授权范围内,否则就是越权代理,由代理人自己对该行为负责。本案中,徐根华作为城东分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应与城东分公司负责人之间订有授权契约。但在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均未举证证明该授权契约,由此导致授权范围不明。而徐根华的承诺行为不利于城东分公司,且作为城东分公司的总公司——嘉盛公司对这一行为又不予认可,可以推定徐根华的这一承诺行为超越了其代理权限,属于越权代理行为。

              再次,这是一种表见代理行为。代理人的越权代理行为并不当然都对被代理人无效,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该条是关于表见代理的规定。法律设立表见代理制度的目的在于维护交易安全和信用关系,保障权利人的权利得到有效救济,促进市场机制的理性发展。理论界对表见代理的概念、内涵及构成要件均有不同认识,但目前主流观点是从双重要件说的立场和倾向;ど埔獾谌说慕嵌壤蠢斫獗砑碇贫。如有观点就认为,表见代理是指代理人虽无代理权,但善意第三人在客观上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代理人有代理权,并因此与代理人为民事法律行为,该项法律行为的效果直接归属于本人的法律制度。其构成要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客观上须有使第三人相信代理人有代理权的情形,二是主观上第三人须为善意且无过失。虽然有学者认为双重要件中的客观要件需包含被代理人过错的内容,但笔者认为,基于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的条文表述,不宜加入被代理人过错这一较为抽象的标准而加重善意第三人的责任。

              本案中,一方面,客观上徐根华一开始就是以城东分公司负责人的身份负责瑞景苑项目,后来虽然不担任城东分公司负责人,但一直持有瑞景苑项目部的公章,且实际上该工程从头至尾都是由徐根华负责,开发单位和相关人员均证实了这种状况的真实性。在其代理权限未公示的情况下,这种表象足以使人相信徐根华在这个工程上有代理权,而辛峰与之签订返还保证金的备忘录也正是基干这样的信赖。表见代理制度中的信赖合理性,意味着第三人对代理权表象的信赖在当时当地是可以理解的,其未能采取积极的措施调查事实真相并非基于自己的过失,而是由于代理权表象自身的不易识别性,而且在该情形下赋予第三人进行调查的义务是没有必要的。徐根华在这个项目上的代表权连开发单位都认可了,当然也就没有理由再苛求一个工程承包人能甄别徐根年代理权限的大小,因而辛峰对徐根华代理权的信赖是合理的。另一方面,主观上辛峰与徐根华签订备忘录的目的也仅仅是主张自己的债权,没有其它恶意目的和非法手段,是一种善意行为。而且在此过程中,辛峰本身亦无明显过失。故此,徐根华以城东分公司的名义与辛峰签订备忘录、承诺返还保证金的行为符合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和特征,尽管在性质上仍属于无权代理,但在法律上产生拟制的代理效力,因而其被代理人应就此向善意第三人辛峰负责。

              四、关于本案承担返还保证金的责任主体。

              由于徐根华的上述行为构成了表见代理,因此徐根华以城东分公司的名义与辛峰签订备忘录的行为具有代理效力,对城东分公司产生约束力,城东分公司应按此备忘录的约定承担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的责任。而城东分公司作为嘉盛公司的分支机构,没有独立的民事责任能力,根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应由总公司——嘉盛公司承担该责任。徐根华本人书面承诺对返还该保证金承担保证责任,应与嘉盛公司一起承担连带责任。而张健康虽然是收取该笔保证金的直接收款人,但备忘录已对这一行为予以认可,并免除了张健康的还款责任,可认定张健康的这一行为系职务行为,张健康不承担向辛峰返还保证金的责任。因而本案承担返还保证金的责任主体是嘉盛公司和徐根华,双方互负连带责任。

              综上,在本案中,嘉盛公司的辩解理由不成立,应与徐根华一起承担返还辛峰30万元保证金的责任。至于张健康从城东分公司处多领了保证金的问题,可由嘉盛公司向其追回。当然,如果徐根华的行为给嘉盛公司造成了损失,嘉盛公司亦可另行主张权利。这些都是嘉盛公司的内部关系,嘉盛公司不能借此对抗善意第三人。

           

           

          作者单位: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南京房产律师咨询网
          © CopyRight 2008-2018 www.www.bdnlg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苏ICP备11013480号
          技术支持:南京中易互联84n.net
          加拿大pc怎么进群 泰国观光局| 炖肉网| 辣子锅巴脆皮鱼丁网| 封闭式基金行情| 川味蟹网| 环视旅游网| 豢蝶大虾网| 沙田柚花猪肚汤网| 威廉姆斯车队官方网站| 薏仁马蹄汤网| 石家庄二手网| 中国水利部| 赤水镇信息网| 省财政厅网|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灯影苕片网| 煎金钱牛柳网| 淮安新闻网| 芜湖信息港| 直播威海网| 中国信息产业部| 东方军事网| 国泰君安| 澳大利亚旅游资讯网| 嘉峪关在线| 中国亳州网| 中国红河网| 湘潭在线| 故事会| 齐齐哈尔市新闻中心| 久久婚嫁网| 牛蒡排骨汤网| 北京日报| 麻辣鸡肫毛豆网| 杏仁儿酪网| 义乌新闻网| 中国健美操协会网| 博拉网| 逐浪小说网| 诗歌库| 豆豉鱼网|